为冬奥会喝彩!不妨先来认识令人惊艳的火种灯

  没错,小编所指的正是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今天,其开幕式将在北京盛大举行。

  相信提到奥运会开幕式,在很多人印象中,最激动人心的一刻,莫过于主火炬台被火种点燃。那种热烈、积极与蓬勃,无疑是奥林匹克体育精神的完美象征。

  既然火种有着如此重要非凡的意义,那么从采集、传递到点燃,如何安全妥善地保存?说到这个话题,就要请出我们今天推送内容的主角——火种灯。

  希腊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9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火种交接仪式在希腊雅典大理石体育场顺利举行。与前一天的采火仪式一样,交接仪式举行的当天风和日丽,现代体育运动的精神被完美呈现。

  在当天的交接仪式现场,作为本届冬奥会的“主角”之一,火种灯的惊艳亮相让世人为之一振。那么,火种灯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历届冬季奥运会和冬季青年奥运会的火种灯又是什么样子的呢?为了解答这些问题,笔者翻出了自己这些年游历世界各地攒下的珍贵照片,与诸位一同学习分享。

  顾名思义,火种灯就是用来保护奥运火种的器皿。按照国际奥委会的要求,为了保证火种的尊严和火炬接力的纯洁性,在火炬接力运行期间,一定要保持火种持续燃烧;而一旦火炬熄灭,必须用保存在火种灯里的火种引燃火炬,以确保在每届奥运会开幕式上,主火炬是由来自奥林匹亚的火种点燃。由于从采集火种到主火炬的点燃,这中间有一定的时间与过程,因此火种灯一般都会准备多个,以防万一。

  奥林匹克运动火种采集和火炬传递正式开始于1936年柏林夏季奥运会。但据笔者研究考证,直到1948年伦敦奥运会时,才出现了用于保存火种而专门使用的火种灯。

  随后,从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开始,奥运火种灯又开始有了自己的形象标签,以一个形似矿灯的保存器形象,开始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并且不断演化。值得一说的是,由于各个主办国工业生产水平和设计理念不同,导致火种灯的造型也是各有特点。从收藏的角度而言,无疑是集设计感、艺术性与历史价值于一体的藏品之选,值得好好欣赏。

  冬奥会的火种传递始于1952年奥斯陆冬奥会。但是,早期冬奥会的传递过程都比较简单,而且时间也短暂,因此火种灯图片和资料留存下来的极为稀少,我们可以从近20多年间冬奥会的火种灯身上,来感受它们不同的特色。

  比如1992年法国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的火种灯,其外形与普通的矿灯极为相似,只是整体身形略显修长。火种灯的灯体上刻有舞动的火焰形象以及法语“美丽的火焰”这段文字。

  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是挪威第二次举办冬奥会,该届冬奥会的火种灯不仅是现在所有冬季奥运会,即便放眼到夏季奥运会以及青奥会,其皆为火种灯中体积最大的,也同时是历史上首次大规模采用了玻璃材质。虽然玻璃材质相对于金属铜来说坚硬度差距很大,但是这届冬奥会火种灯的四面采用了大块玻璃的设计,这让火种灯显得漂亮、大气,火焰燃烧也更为明显。这种设计风格也延续到了1998年长野冬奥会的火种灯身上。

  笔者手中的这件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火种灯,是奥运会历史上首次大规模采用了玻璃材质的火种灯。

  长野冬奥会火种灯设计更加打破了传统火种灯主要以金属铜为材质的做法。其外形接近于矿灯的设计,几乎都采用了玻璃材质,并且大胆地使用了双层球形玻璃设计,让火种灯看起来与众不同。但也正是因为采用玻璃材质为主,使得长野冬奥会火种灯的本身抗冲击能力降低。笔者就曾经看到过一盏长野冬奥会火种灯的内部玻璃球破碎的情形。

  到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2014年索契冬奥会以及2020年洛桑冬季青年奥运会,这几届的火种灯外形几乎一样,均为形似矿灯的设计,同时以圆形铭牌的方式,将各自所代表的冬奥会的会徽镶嵌在火种灯灯体上。

  而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火种灯设计则比较与众不同,它突出了与该届奥运会火炬设计的一脉相承。火种灯和火炬的主体颜色均为白色,呈流线型,顶部有金色的五角星形状配饰。最顶部提手的设计也改变了往届火种灯上常见的、以钩子形状为主的设计,变身为当下时尚的大金属环,这种变化让整个火种灯看起来相当高雅而时尚。

  其实,不论火种灯的外形如何,其最大的功能还是在于要保护火种,能够在火炬传递的过程中安全地移动火种。

  笔者曾前往希腊奥林匹亚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遗址,观礼过多届奥运会和冬奥会的火种采集仪式;还曾有幸前往火种采集地点的现场,看到祭司们和工作人员前后准备的情况。其实每次在奥林匹亚进行采集时,为保护火种使用的母灯都是一样的,每隔两年就会拿出来使用一次。

  虽然见识过不少火种灯,但当笔者第一眼见到本届北京冬奥会的火种灯时,依然无法避免地被它所散发出的浓郁气质所深深折服,这是中国古人智慧与奥林匹克精神的完美融合。其灵感来自现藏于河北博物院的国宝级文物、被赞誉为“中华第一灯”的西汉长信宫灯。

  长信宫灯的灯罩由两块可左右滑动弧形屏板组成,可以方便调节灯具的照射角度与方向。其整体造型和装饰风格舒展自如、轻巧华丽,烟灰可顺着“宫女”的袖管进入到中空体内,从而减轻对室内环境的污染。不难看出,在中国古代人的思想中,就蕴含了环保的理念。

  2000多年后,在保留长信宫灯基本外形的基础上,本届北京冬奥会火种灯的设计团队又进行了现代化处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这盏火种灯,飞舞的红色丝带环绕在其顶部,与火炬“飞扬”在视觉上相统一,象征着拼搏的奥运精神。巧妙的是,本届的火种灯采用了可再生铝合金材质,凸显了环保理念。

  经过火炬接力,2022年2月4日,北京冬奥会火种将点燃鸟巢的主火炬台。冬奥,我们来了,一起期待吧。

  (注:本文作者系国际奥委会文化与奥林匹克遗产委员会委员、北京冬奥宣讲团成员、奥运藏品收藏家)

  一本杂志,还有“试听”双重体验。《收藏夜话》音频及视频号背后故事,都将在杂志独家呈现。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中国收藏》带您踏上探寻传统文化的奇妙之旅,静静享受一顿下午茶。

  一个月40元的投资,贵吗?一点也不贵。知识无价,独立的观点无价,带给您的精神财富更无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