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中国女孩新加坡发展杂技 每天1500俯卧撑跳

中新网10月18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单手倒立、腾跃而起、换手落下,只在一刹那,火红色的身影仿佛精灵鸟一般,又稳稳地停在手掌大小的木桩上。柔软舒展的身体随音乐节奏不断舞动着,台下掌声经久不息。在今年9月23日新加坡管理大学中国留学生在中华总商会举办的“月满星洲”中秋晚会上,一名年轻女孩表演的杂技“单手顶”成为了最大亮点。

这个灵巧可爱的女孩子名叫王君如(17岁),来自中国湖北武汉,目前正在本地一所私立学院学习工商管理专业。她的杂技可不是随便玩玩,而是专业出身,并且曾参加知名的太阳马戏团做世界巡演。

王君如与杂技结缘,还是一个很偶然的机遇。她四岁时,有一次参加叔叔的婚礼,席间有武汉当地的杂技队进行表演,演出结束后,意犹未尽的小君如竟然蹦到台上,模仿起杂技演员的动作来。亲朋好友都被她逗乐了,台下的杂技教练却上了心。一开始,妈妈坚决不同意君如练杂技,因为这条路太艰辛,最终被教练的一片诚意打动,抱着试一试的目的送女儿去学。不曾想,君如从此与杂技结下了一生之缘。

学习杂技,天赋固然重要,但更须下苦功夫。每天1500个俯卧撑跳(俯卧撑和纵跃交替进行)或者500次倒立换手(用一只手支撑全身重量,并且不间断地换手,业内人称“倒把”),这些常人难以想象的大强度训练,对杂技演员来说都是家常便饭。“练习倒把,最困难的是从刚开始学,一天天增加次数,直到500次的那段过程。”君如说,“每天比前一天只多不少,想学成就必须坚持这样做,不断挑战极限,像逆水行舟一样,不进则退。”

王君如后来拜中国著名杂技艺术家夏菊花为师,进一步提高技艺。之后又考入战旗杂技团,并加入了该团与世界闻名的太阳马戏团合办的“龙狮”剧组,进行全球巡回表演,到过包括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比利时等十多个国家。

谈及这段经历,王君如感慨良多:“按理说,这个剧组的成员两年就要全部换一批,因为我是单人项目,演出反响也比较好,所以一直演了五年。能去到这么多地方,认识这么多人,真的感觉自己很幸运。”由于太阳马戏团在全球的巨大影响力,每次演出都反响热烈,尤其在西班牙,观众场场爆满。但给君如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一位日本女观众,这名“龙狮”剧组的忠实粉丝不但观看了日本各地巡演的全部场次,甚至追随剧组去到新西兰、墨西哥等地,巡演结束时,她已经收藏了整整270张演出门票。“她为了跟我们交流,专门去学中文和英文。她告诉我,自己是名医生,终日面对着死亡,一直很压抑。是我们的杂技演出给了她心灵寄托,让她感受到一种蓬勃的生命力。”君如说,“听到有人这样讲,我既感动,也对杂技的意义又多了一层认识。”

常年巡演,给王君如的学业带来诸多不便。虽然有随团老师教授各科课程,但既没有系统性,也缺乏监督性,因此要靠学生自己的努力。“我学习上还是比较自觉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虽然送我去练杂技,但没有忽视对我的文化教育。”

巡演期间,君如不但抓紧空闲时间背单词,还经常去找外教练习口语,这令她英文基本功十分扎实。说到背单词,君如还有个别人难以效仿的“绝招”:“每天我倒立的时候,就把单词书放在地上,头朝下看,这样感觉练功和背书都不枯燥了,算是一举两得吧。”

君如说,在太阳马戏团巡演的这五年,最重要的收获就是相较同龄人更成熟的心智。“有过无数的鲜花和掌声,也有很多次失败,我现在对得失看得很豁达,知道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然后去抓住它。”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君如的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开办属于自己的杂技团或者演出公司,像太阳马戏团那样影响世界。“我很热爱杂技,但毕竟不可能演它一辈子,我须要找到另一条路。太阳马戏团的经营方式很好,给了我很多启发,也间接促成了我来读管理专业。”

去年初,王君如告别了十多年的杂技团生活,来到本地一所私立学院学习工商管理专业。留学生活并非一帆风顺。商业课程需要一定数学基础,这方面相对薄弱的君如在学习中遇到了一定困难。独立生活也是一个巨大考验,虽然从小跟着杂技团走南闯北,但一个人安排吃喝住行全部事务,对君如来说还是头一回。“学习靠自己,租房靠自己,生病了也要靠自己。有段时间心情很沮丧,觉得一切都好难,一个人闷在屋里不愿意出去。”君如说,“无助的时候,打电话给妈妈,她鼓励我多走出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后来情况就慢慢好了起来。”

如今,王君如的生活非常充实。她参加了学校学生会,认识了一批不同种族和背景的好朋友,大家经常一起筹划活动和出游,关系非常融洽。课余时间,英文较好的君如还帮助其他人练习口语对话。至于老本行杂技,君如也找到了施展的舞台。除了在学校活动中登台献艺外,她还通过一位体操俱乐部的老师与外界联络,参加了不少诸如公司庆典之类的非盈利性质社会演出。“现在每天的日程经常都是满满的,大清早出门,很晚才能回家。”君如说,“但我感到非常充实。通过这些活动,我不但可以展现自己的才能,也认识了更多朋友,更了解新加坡的社会。现在感觉自己融入得很好。”

虽然来新念书只一年有余,王君如对未来却有着清晰的规划。专科学习结束后,君如将会继续学习本科课程,然后争取到国立大学或者管理大学攻读硕士,最终的梦想还是自己经营一份和杂技有关的事业。

谈到杂技在本地的发展前景,君如有自己的见解:“传统的杂技,那种纯技巧性的表演已经逐渐没落了。现代的杂技讲究美感,和舞蹈一样属于舞台艺术。必须有好的商业包装,要制作精良,就像太阳马戏团采用的方式。”在君如看来,本地乃至整个东南亚的观众对杂技的认知还比较有限:“大家似乎认为杂技只是种杂耍,并非真正的艺术。记得有次我去一个艺术中心询问这方面的事情,结果人家告诉我,I think its sports, not arts.(我觉得这不是艺术,你应该去找体育部门。)弄得我哭笑不得。”

但是君如也从现状中看到了巨大的机会。“只要你善于创新,知道观众想看什么,他们的兴趣是可以培养出来的。”君如说。“以前跟着太阳马戏团巡回演出,那时就有个小小的心愿,长大后自己也能经营杂技事业。如今这已经是我学习和生活的动力了,没准将来我也能创办个‘小太阳’呢。”王君如说着,脸上也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薛之白)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